你知道有多少对美酒的称呼? 古人对酒的评价

时间:2021-11-29 08:22:32 作者:admin 13490
古人对酒的评价

你知道有多少对美酒的称呼?

中国"酒文化",历史悠久,博大精深。酒的名称,别称,雅称,美称,蔑称,戏称,形形色色,大概有百余种之多。今分类介绍之。为省篇幅,只注明词语出处,或只作简释或注音,概不征引原文)

1,"酉"字旁类,此类最多。

三酉(田艺衡《留青日扎》),酒兵(唐彦谦诗),渌酒(李珣词),鲁酒(王维诗),酪酒(《颜氏家训勉学》李奇注),醍醐(本是酥油制品,喻称酒。白居易诗),醍(《本草纲目造酿类》),醪(杜甫诗),绿醪(白居易诗),醇醪(《史记袁盎传》),玉色醪(苏轼诗),醴醪(嵇康《养生论》),酎(《礼记月令》),酌(王勃诗),春酌(周邦彦词),酝(梅尧臣诗),酿(《世说新语赏誉》),醴(《诗小雅吉日》),醽醁(《抱朴子喜遁》,醁醽(李贺诗),酐(音hang三声,《广韶》,黄酒),醳(左思《魏都赋》),醨(《史记屈贾列传》),酾(《楚辞渔父》),酴(扬雄赋),醇醿(《白孔六帖》卷十五),醇碧(黄庭坚文),醇醨(王禹偁诗),醙(《仪礼聘礼》),醝(《本草纲目造酿类》),醑(庾信《灯赋》),醠(《淮南子说林训》),醥(音piao三声,左思《蜀都赋》),醹(音ru二声,《诗大雅行苇》),醅(杜甫诗),酦醅(庾信《春赋》),共36词。

2,液体名类。

魔浆(梁武帝文),霞浆(武则天诗),霞液(吴筠诗),琼浆金液(王嘉《拾遗记》),流霞(孟浩然诗),黄汤(酒的蔑称,《水浒第十四回》),般若汤(《东坡志林》),太和汤(程颐诗),璚露(刘因诗),金波(张养浩曲),祸泉(酒的蔑称,《清异录》),糟浆(《列子杨朱》),渌(白居易诗),共13词。

3,蚁蛆类,古代酒不纯,上有泡沫如蚁如蛆。

春蚁(沈约诗),浮蚁(李咸用诗),香蚁(韦庄诗),绿蚁(白居易诗),玉蛆(苏轼诗),共5词。

4,曲药物类。

曲(白朴曲)曲生(苏轼诗),曲道士(陆游诗),曲居士(黄庭坚诗),曲蘖(杜甫诗),糟曲(苏轼诗),狂药(《晋书裴楷传》),销忧药(白居易诗),杯中物,忘忧物(并见陶渊明诗),壶中物(张祜诗),共11词。

5,以人指代类。用人作为酒的代称。

玉友(卢纶诗),红友(王世贞诗),圣(钱惟演诗)圣人(陆龟蒙诗),贤圣(白居易诗),圣贤(《三国志徐邈传》),清圣(陆游诗),酒圣(李白诗),杜康(相传杜康造酒。曹操诗),白堕(刘白堕善酿酒。苏辙诗),顾建康(南梁建康令顾宪之,清正廉洁,指代清酒美酒。《梁书本传》),忘忧君(施肩吾诗),欢伯(《易林坎之兑》),索郎(戏称酒。王洋诗),青州从事,平原督邮(并见《世说新语术解》),从事青州(苏轼诗),从事到齐(陆游诗),督邮(黄庭坚诗),共19词。

6,诗意类,此类称谓富于"诗意”,故名。

桑落(杜甫诗),羔儿(辛弃疾词),春(白居易词),瓮头春,瓮间春(黄庭坚诗,刘克庄词),老春(李白诗),天禄(《清异录酒浆》),钓诗钩,扫愁帚(苏轼诗,乔吉《金钱记三折》),屠苏(王安石诗),大辣酥(蒙语酒的音译。《水浒二十四回》),打剌孙,答剌孙,打剌苏,打剌酥(蒙语酒的音译的多种写法。均见于元杂剧,《哭存孝》,《存孝打虎》,《小尉迟》,《吕纯阳点化黄龙》),共15词。

以上6类,共99词。另有两个"酉"字旁类的词语无法输入。一个是酉旁一个监字,音Ian四声,见《说文酉部》;一个是穀字去了左下角禾字作为上半部,然后下半部加一个"酉“作底,音hu二声,见《玉篇》。加上这两个则是101个。这是粗略不完全的统计,恐怕还有不少遗漏。即使如此酒的别称古代就有百余种,可谓多矣!若再加上现代形形色的酒名,那就更加惊人了。由此可见中华酒文化的发达。在全世界,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

一些酒明明很辣,为什么古人还称它为玉液琼浆?

酒,劳动人民在生活创造出来的,一种文化,一种生活的追求。

请问古代的人对酒有什么美称?

1.玉浆原指仙人饮用的甜美泉水,后喻美酒。

2.玉液喻称美酒。也称“玉液琼浆”、“玉液金波”。

3.玉酝对酒的美称。21。玉斝本为对酒器的美称,亦代指酒。22。玉尊指玉制的酒器,亦代指酒。

4.玉觞玉酒杯,亦代指酒。24。玉膏玉的脂膏,食之不死,代称美酒。25。玉醅对酒的美称。

5.玉醑对酒的美称。

6.玉醴好似甘甜泉水的美酒,故称。

7.玉露对酒的美称。29。玉髓原指服之可成仙的玉膏,后代称美酒。30。仪狄传说是夏禹时发明酿酒的人,故代称酒。

8.玄醴原指黑黍酿制的酒,后泛指酒。

9.甘波对酒的美称。唐杨夔《溺赋》:“且酒不可甘,甘之则沉。吾命酒曰甘波。”10.甘醪对酒的美称。11.甘醴古代把甜酒称为“甘醴”。

酒在古时候有很多称呼,您知道几个呢?

我国酿酒历史悠久,品种繁多,自产生之日开始,就受到先民欢迎。人们在饮酒赞酒的时候,总要给所饮的酒起个饶有风趣的雅号或别名。这些名字,大都由一些典故演绎而成,或者根据酒的味道、颜色、功能、作用、浓淡及酿造方法等等而定。酒的很多绰号在民间流传甚广,所以文在诗词、小说中常被用作酒的代名词。这也是中国酒俗文化的一个特色。

酒的别称有:杜康、欢伯、杯中物、金波、秬鬯、白堕、冻醪、壶觞、壶中物、酌、酤、醑、醍醐、黄封、清酌、昔酒、缥酒、青州从事、平原督邮、曲生、曲秀才、曲道士、曲居士、曲蘖、春、茅柴、香蚁、浮蚁、绿蚁、碧蚁、天禄、椒浆、忘忧物、扫愁帚、钓诗钩、狂药、酒兵、般若汤、清圣、浊贤……

以酿酒者命名的:杜康、白堕等

以盛装器具命名的:杯中物、壶觞等

以用途命名的:钓诗钩、忘忧物、欢伯等

以颜色命名的:绿蚁、黄封、金波等

以典故命名的:老春、曲生等

酒常见的别称有哪几个呢?

1.

杜康:杜康是古代高粱酒的创始人,后世将杜康作为酒的代称。“唯有杜康”出自曹操《短歌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白堕:这是一个善酿者的名字,后用作美酒别称。苏辙在《次韵子瞻病中大雪》诗中写道,“殷勤赋黄竹,自劝饮白堕”。

2.

杯中物:因饮酒时,大都用杯盛着而得名。始于孔融名言,“座上客常满,樽(杯)中酒不空”。陶潜在《责子》诗中写道,“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杯中醁:亦作杯中渌、杯中绿,指美酒。南朝王僧孺《在王晋安酒席数韵》:“何因送款款,半饮杯中醁。”

壶觞:本来是盛酒的器皿,后来亦用作酒的代称,陶潜在《归去来辞》中写道,“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

觞酌:原为两种饮酒器具,后亦用作酒的代称。曹植《酒赋》:“若耽于觞酌,流情纵逸,先王所禁,君子所斥。”韦应物《简寂观西涧瀑布下作》:“茶果邀真侣,觞酌洽同心。”

壶中物:因酒大都盛于壶中而得名。张祜在《题上饶亭》诗中写道,“唯是壶中物,忧来且自斟”醇酎这是上等酒的代称。

春盎:唐时多称酒为春,春盎就是酒盎。亦指代酒。辛弃疾《水龙吟·再题瓢泉》:“冬槽春盎,归来为我,制松醪些。”元萨都剌《溪行中秋玩月》:“酌献亦及婢与奴,熙熙春盎无亲疎。”

酌:本意为斟酒、饮酒,后引申为酒的代称,如“便酌”“小酌”。李白在《月下独酌》一诗中写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酤:据《诗·商颂·烈祖》记载,“既载清酤,赍我思成”。

3.

欢伯:因为酒能消忧解愁,能给人们带来欢乐,所以就被称之为欢伯。这个别号最早出在汉代焦延寿的《易林·坎之兑》,他说,“酒为欢伯,除忧来乐”。

扫愁帚、钓诗钩:因酒能扫除忧愁,能钩起诗兴,故称。苏轼《洞庭春色》:“要当立名字,未用问升斗。应呼钓诗钩,亦号扫愁帚。”

秬鬯:这是古代用黑黍和香草酿造的酒,用于祭祀降神。据《诗经·大雅·江汉》记载,“秬鬯一卣

椒浆:用椒浸制而成的酒。古代多用以祭神。屈原《楚辞??九歌??东皇太一》:“奠桂酒兮椒浆。”王维《椒园》:“椒浆奠瑶席,欲下云中君。”李嘉祐《夜闻江南人家赛神》:“雨过风清洲渚闲,椒浆醉尽迎神还。”

4.

绿蚁:酒面上漂浮的绿色泡沫,因似蚁状,故名。也用作酒的代称。谢朓《在郡卧病呈沈尚书》:“嘉鲂聊可荐,绿蚁方独持。”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黄封:酒名。宋代官酿,因用黄罗帕或黄纸封口,故名,后泛指酒。苏轼《岐亭》:“为我取黄封,亲拆官泥赤。”

金波:因酒色如金,在杯中浮动如波而得名。张养浩在《普天乐·大明湖泛舟》中写道,“杯斟的金浓滟滟”。

冰蚁:酒面上清澈的浮沫。借指美酒。清陈维崧《无闷·益都冯相国夫子饮我以太和春赋此奉谢》:“唤取鸬鹚杓到,付侍立清清小童洗。咬春说饼,满船药玉,几瓯冰蚁。”

流霞:对美酒的喻称。《抱朴子??祛惑》载:“项曼都入山学仙,十年而归,家人问其故,曰:‘有仙人但以流霞一杯与我,饮之辄不饥渴。’”庾信《卫王赠桑落酒奉答》:“愁人坐狭邪,喜得送流霞。”李商隐《花下醉》:“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

琼浆玉液:用美玉制成的浆液,古代传说饮之可成仙,喻美酒。

冻醪:即春酒。是寒冬酿造,以备春天饮用的酒。据《诗·豳风·七月》记载,“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

冰堂:古代美酒名,产于滑州。苏轼《送欧阳主薄赴官韦城》:“使君已复冰堂酒,更劝重新画舫斋。”

5.

老春:唐时多称酒为春,故称美酒为老春。李白《哭宣城善酿纪叟》:“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韩翃《田仓曹东亭夏夜饮得春字》:“玉佩迎初夜,金壶醉老春。”

曲生:酒的拟人称呼。郑棨《开天传信记》载:“叶法善会朝客数十人于玄真观,思饮酒。忽一人傲睨直入,自云曲秀才,与诸人论难,词锋敏锐。法善疑为鬼魅,暗以小剑击之,其人坠阶下,化为满瓶好酒,众人揖之曰:‘曲生风味,不可忘也。’”陆游《初春怀成都》:“病来几与曲生绝,禅榻烟茶双鬓丝。”

般若汤:僧徒称呼酒的隐辞,以避法禁。苏轼《东坡志林》中有“僧谓酒为般若汤”的记载。和邦额《夜谭随录》:“三哥尚忆去岁中云,在姑射山石室中,与无一师,饮般若汤,食穿篱菜。”

青州从事、平原督邮:“青州从事”是美酒的隐语。“平原督邮”是劣酒的隐语。刘义庆《世说新语??术解》载:“桓公有主簿,善别酒,有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劣者谓‘平原督邮’。”从事,美官;督邮,贱职。故以此为比。皮日休《醉中寄鲁望一壶并一绝》:“醉中不得亲相倚,故遣青州从事来。”黄庭坚《醇道得蛤蜊复索舜泉》:“商略督邮风味恶,不堪持到蛤蜊前。”

6.

除此以外,酒有琼露、瑶浆、香蚁、琼浆、黄娇、玄醴、金波、玉友、玉蛆、玉蚁、玉醅、玉酒、玉酝、玉醑、玉液、玉液金波、玉液琼浆玉人杯、玉浆、玉膏、玉沥、玉西东、玉东西、玉尊、玉觞、玉醴、玉髓、芳醁、芳蚁、芳醪、芳醑、芳樽、芳醴、春盎、春醁、春醅、春醠、春酝、春醴、春蚁、春酿、老春、旨酒、醑、香曲、香醪、醁、醁波、醅、醁醑、醽、甘醪、甘醴、杜康、白堕、中山、云液、十旬、狂药、祸泉、狂水、魔浆、腐肠贼、曲道士、曲居士、甘液、香篘、含春王、甘波、福水、太和汤、糟醨、顾建康、黄封、三酉、答刺孙、打刺孙、大辣酥、盎齐、醠、沈齐、醁、渌、圣人、泛齐、醴齐、醴、醪、醴醪、贤人、贤人酒、醇、醇醪、醇浓、醇酎、醴、醇酿、醹、酎、酦醅、九投、酾、醨、小酒、酏、酏醴、醍、缇、醝、百药长、火春、黄汤、劲酒、鬯、醅、中尊、医、酤、上尊等等美丽别称,有人更是整理出了281种别称,在此我们就不再一一列举。

饮酒的代称

衔杯 衔觞 软饱 杯杓 桮杓 浮白

举白 轰饮 牛饮 纵酒 觞酌 觥酌 酌

敬酒的代称

献酬 奉觞

醉酒的代称

中酒 中圣人 酩酊 轰醉 熟醉 烂醉 沉醉

白醉 沈醉 大醉 酣醉

酒量的代称

酒户 雅量 小户 大户五、好酒嗜酒者的代称

酒徒 酒人 酒朋 酒鬼 酒客 醉汉 醉客 醉魔 酒龙

酒神 酒圣 酒仙 醉翁 醉侯 醉圣 酣中客 醉龙 醉虎 醉士 醉吟 先生

你知道自古以来酒的别名有哪些吗?

  自古以来,酒与人类就结下不解之缘,在人们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酒是一种神奇的饮品,它能使人如痴如迷,酒能够抒发灵感,酒能助兴。李白是诗仙,也是酒仙;杜甫是诗圣,也是酒圣;白居易留诗二千首,其中饮酒诗就有九百首。

古代骚人墨客常在酒兴来时,给酒起了种种饶有风趣的别名,有雅称,有贬义,还有隐谓;有根据酒的性状取名,有以造酒者为名,还有官衔,甚至圣贤也被列入,并将它融入他们的诗词作品之中,常被用作酒的代名词,形成了绚烂多彩的中华酒文化。

欢伯、杯中物、金波、秬鬯、白堕、冻醪、壶觞、壶中物、酌、酤、醑、醍醐、黄封、清酌、昔酒、缥酒、青州从事、平原督邮、曲生、曲秀才、曲道士、曲居士、曲蘖、春、茅柴、香蚁、浮蚁、绿蚁、碧蚁、天禄、椒浆、忘忧物、扫愁帚、钓诗钩、狂药、酒兵、般若汤、清圣、浊贤等等,这些名字,大都由一些典故演绎而成,或者根据酒的味道、颜色、功能、作用、浓淡及酿造方法等等而定。

白堕:这是一个善酿者的名字。据北魏杨衔之《洛阳伽蓝记·城西法云寺》中记载,“河东人刘白堕善能酿酒,季夏六月,时暑赫羲,以罂贮酒,暴于日中。经一旬,其酒不动,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京师朝贵多出郡登藩,远相饷馈,逾于千里。以其远至,号曰鹤觞,亦曰骑驴酒。永熙中,青州刺史毛鸿宾赍酒之藩,路逢盗贼,饮之即醉,皆被擒。时人语曰,‘不畏张弓拨刀,唯畏白堕春醪’”。因此,后人便以“白堕”作为好酒的代称。苏辙在《次韵子瞻病中大雪》诗中写道,“殷勤赋黄竹,自劝饮白堕”。

般若汤:这是和尚称呼酒的隐语。佛家禁止僧人饮酒,但有的僧人却偷饮,因避讳,才有这样的称谓。苏轼在《东坡志林。道释》中有,“僧谓酒为般若汤”的记载。窦革在《酒谱。异域九》中也有“天竺国谓酒为酥,今北僧多云般若汤,盖瘦词以避法禁尔,非释典所出”的记载。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对甘肃皇台酒的题词“香醇般若汤”,可知其意。

杯中物:因饮酒时,大都用杯盛着而得名。始于孔融名言,“座上客常满,樽(杯)中酒不空”。陶潜在《责子》诗中写道,“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杜甫在《戏题寄上汉中王》诗中写道,“忍断杯中物,眠看座右铭”。

碧蚁:酒面上的绿色泡沫,也被作为酒的代称。吴文英在《催雪》中写道,“歌丽泛碧蚁,放绣箔半钩”。

春:在《诗经·豳风·七月》中有“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的诗句,故人们常以“春”为酒的代称。杜甫在《拨闷》诗中写道,“闻道云安曲米春,才倾一盏即醺人”。苏拭在《洞庭春色》诗中写道,“今年洞庭春,玉色疑非酒”。

醇酎:这是上等酒的代称。据《文选·左思(魏都赋)》记载,“醇酎中山,流湎千日”。张载在《酃酒赋》中写道,“中山冬启,醇酎秋发”。

冻醪:即春酒。是寒冬酿造,以备春天饮用的酒。据《诗。豳风。七月》记载,“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传」:春酒,冻醪也。宋代朱翼中在《酒经》写道,“抱瓮冬醪,言冬月酿酒,令人抱瓮速成而味薄”。杜牧在《寄内兄和州崔员外十二韵》中写道,“雨侵寒牖梦,梅引冻醪倾”。

杜康:《书。酒诰》:“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孔颖达疏引汉应劭《世本》:“杜康造酒”。唐皎然《诗式。语似用事义非用事》:“如魏开呼‘杜康’为酒”。元伊世珍《琅记》卷中:“杜康造酒,因称酒为杜康”。三国魏曹操《短歌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明许时泉《写风情》:“你道是杜康传下瓮头春,我道貌岸然是嫦娥挤出胭脂泪”。清方文《梅季升招饮天逸阁因吊亡友朗三孟璇景山》:“追念平生肠欲结,杜康何以解吾忧”。

浮蚁:亦作“浮虫岂”,借指酒。唐郑谷《自适》:“浮蚁一杯难暂舍,贯珠一曲莫辞听”。唐刘禹锡《酬乐天衫酒见寄》:“动摇浮蚁香浓甚,装束轻鸿意态生”。宋黄公度《好事近》:“还家应有荔枝天,浮蚁要人酌”。元仇远《题溧阳市》:“欲是旗亭浮蚁美,杖头能费几青蚨”。

酤:据《诗。商颂。烈祖》记载,“既载清酤,赍我思成”。〔传」:酤,酒。

红友、玉友:都是嗜酒善饮者视酒为亲密朋友的称呼。“红友”是指黄酒,“玉酒”是指白酒。

壶觞:本来是盛酒的器皿,后来亦用作酒的代称,陶潜在《归去来辞》中写道,“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白居易在《将至东都寄令孤留守》诗中写道,“东都添个狂宾客,先报壶觞风月知”。

壶中物:因酒大都盛于壶中而得名。张祜在《题上饶亭》诗中写道,“唯是壶中物,忧来且自斟”。

琥珀:指美酒。唐李贺《残丝曲》:“绿鬓年少金钗客,缥粉壶中沉琥珀”。宋赵令畴《侯鲭录》卷一:“张文潜诗‘尊酒且倾浓琥珀,泪痕更著薄胭脂’。”清康王宣《拟将进酒》:“何如小槽滴沥琥珀红,浇胸顿使金垒空”。

欢伯:因为酒能消忧解愁,能给人们带来欢乐,所以就被称之为欢伯。这个别号最早出在汉代焦延寿的《易林·坎之兑》,他说,“酒为欢伯,除忧来乐”。其后,许多人便以此为典,作诗撰文。如唐陆龟蒙《对酒》:“后代称欢伯,前贤号圣人”。宋代杨万里在《和仲良春晚即事》诗之四中写道:“贫难聘欢伯,病敢跨连钱”。又,金代元好问在《留月轩》诗中写道,“三人成邂逅,又复得欢伯;欢伯属我歌,蟾兔为动色。” 清钱谦益《次韵徐叟文虹七十自寿》:“浮生作伴皆欢伯,白眼看人即睡香”。

黄封:这是指皇帝所赐的酒,也叫宫酒。苏轼在《与欧育等六人饮酒》诗中写道,“苦战知君便白羽,倦游怜我忆黄封”。又据《书言故事。酒类》记载,“御赐酒曰黄封”。

家酿”:是指自己家里加料精工酿造,以供自用的好酒,自然口味佳面非一般酒肆中所能沽到的。

浆:浆本来是指淡酒而说的,后来亦作为酒的代称。据《周礼·天官·浆人》记载,“掌共主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邂逅,又复得欢伯;欢伯属我歌,蟾兔为动色”。

椒浆:即椒酒,是用椒浸制而成的酒。因酒又名浆,故称椒酒为椒浆。《楚辞。九歌。东皇太一》写道,“奠桂酒兮椒浆”。李嘉祐在《夜闻江南人家赛神》诗中写道,“雨过风清洲渚闲,椒浆醉尽迎神还”。浆本来是指淡酒而说的,后来亦作为酒的代称。据《周礼。天官,浆人》记载,“掌共主之六饮:水、浆、醴、凉、医、酏,入于邂逅,又复得欢伯;欢伯属我歌,蟾兔为动色”。

金波:因酒色如金,在杯中浮动如波而得名。张养浩在《普天乐。大明湖泛舟》中写道,“杯斟的金浓滟滟”。

酒兵:因酒能解愁,就象兵能克敌一样而得名。唐代李延寿撰的《南史·陈庆之传》附《陈暄与兄子秀书》有此称谓,“故江谘议有言,‘酒犹兵也。兵可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备;酒可千日而不饮,不可一饮而不醉’”。唐代张彦谦在《无题》诗之八也有此称谓“忆别悠悠岁月长,酒兵无计敌愁肠”的诗句。

秬鬯:这是古代用黑黍和香草酿造的酒,用于祭祀降神。据《诗经·大雅·江汉》记载,“秬鬯一卣”。〔传〕:黑黍也。鬯,香草也,筑煮合而郁之曰“鬯”。「笺」:秬鬯,黑黍酒也,谓之鬯者,芬香条畅也。王赐召虎,以鬯酒一尊,以祭其宗庙,告其先祖。

狂药:因酒能乱性,饮后辄能使人狂放下羁而得名。唐代房玄龄在《晋书·裴楷传》有这样的记载,“长水校尉孙季舒尝与崇(石崇)酣宴,慢傲过度,崇欲表免之。楷闻之,谓崇曰,‘足下饮人狂药,责人正礼,不亦乖乎?’崇乃止”。唐代李群玉在《索曲送酒》诗中也写到了“廉外春风正落梅,须求狂药解愁回”的涉及酒的诗句。

流霞:泛指美酒。北周庚信《卫王赠桑落酒奉答》:“愁人坐狭邪,喜得送流霞”。明徐祚《投梭记·叙饮》:“雪花酿流霞满壶,烹葵韭香浮朝露”。

绿蚁:酒面上的绿色泡沫,亦作“绿虫岂”,借指酒。《文选·谢眺〈在郡卧病呈沈尚书〉》嘉鲂聊可荐,绿蚁方独持“。张铣注”绿蚁,酒也。白居易在《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诗中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谢眺《在郡卧病呈沈尚书》中写道,“嘉鲂聊可荐,绿蚁方独持”。又《雪庭对酒招客》:”帐小青毡暖,杯香绿蚁新“。宋李清照《渔家傲》:”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明沈采《千金记。践别》:”再进杯盘,重斟绿蚁“。清唐孙华《时世公子行》:”翠蛾十样流苏帐,绿蚁千杯琥珀醪“。

茅柴:这本来是对劣质酒的贬称。冯时化在《酒史·酒品》中指出了,“恶酒曰茅柴”。亦是对市沽薄酒的特称。吴聿在《观林诗话》中写道,“东坡‘几思压茅柴,禁纲日夜急’,盖世号市沽为茅柴,以其易著易过”。在明代冯梦龙著的《警世通言》中,有“琉璃盏内茅柴酒,白玉盘中簇豆梅”的记载。

缥酒:这是指绿色微白的酒。曹植在《七启》中写道,“乃有春清缥酒,康狄所营”。李善注:缥,绿色而微白也。

青州从事、平原督邮:南朝宁刘义庆《世说新语·术解》:“恒公有主簿善别酒,有酒辄令先尝。好者谓‘青州从事’,恶者谓‘平原督邮’。青州有齐郡,平原有鬲县。从事,言到齐(脐);督邮,言到鬲(膈)上住”。意谓好酒的酒气可达到脐部,差劲酒的酒气只能停留在黄膈之上。“从事”、“督邮”,原为官名,后以“青州从事”与“平原督邮”代称好酒与劣酒。唐皮日休《醉中寄鲁望一壶并一绝》:“醉中不得亲相倚,故遣青州从事来”。宋代苏轼在《章质夫送酒六壶书至而酒不达戏作小诗问之》中,写有“岂意青州六从事,化为乌有一先生”的诗句。又《真一酒》:“人间真一东坡老,与作青州从事名”。又《次韵周开祖长官见寄》:“从今更踏青州曲,薄酒知君笑督邮”。清钱谦益《方生行送尔止还金陵》:“冯君鉴我区区意,却寄青州从事来”。

清圣、浊贤:东汉未年,曹操主政,下令禁酒。在北宋时期李昉等撰写的《太平御览》引《魏略》中有这样的记载,“太祖(曹操)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晋代陈寿在《三国志·徐邈传》中也有这样的记载,“时科禁酒,而邈私饮,至于沉醉,校事赵达问以曹事,邈曰,‘中圣人’……渡辽将军鲜于辅进曰,‘平日醉客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邈性修慎,偶醉言耳’”。因此,后人就称白酒或浊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唐代季适在《罢相作》中写有“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的诗句。宋代陆游在《溯溪》诗中写有“闲携清圣浊贤酒,重试朝南暮北风”的诗句。

清酌:古代称祭祀用的酒。据《礼·曲礼》记载,“凡祭宗庙之礼,……酒曰清酌”。

琼浆:指美酒,《楚辞。招魂》:“华酌即陈,有琼浆些”。宋杨万晨诗:“偷将缺吻吸琼浆,蜕尽毛骨作仙子”。元白朴《阳春曲·题情》:“慵拈粉扇闲金缕,懒酌琼浆冷玉壶”。明史谨《雪酒为金粟公赋》:“碧落无声散玉尘,片时盈尺拥离根。扫归银壅浑同色,酿出琼浆不见痕”。《镜花缘》第二回:“登时歌停舞罢,王母都赏赐果品琼浆”。

琼液:指美酒。唐温庭筠《兰塘词》:“东沟劳回首,欲寄一杯琼液酒”。元王沂《次吴产晖望月寄张孟功韵》:“螟珠看欲湿,琼液饮还曛”。清汪懋麟《绮罗香。七夕前一日爱园夜集》:“劈新鲜,菱角鸡心,抵多少,霞觞琼液”。

曲道士、曲居士:这是对酒的戏称。宋代陆游在《初夏幽居》诗中写道,“瓶竭重招曲道士,床空新聘竹夫人”。黄庭坚在《杂诗》之五中写道,“万事尽还曲居士,百年常在大槐宫”。

曲蘖:本意指酒母。据《尚书·说命》记载,“著作酒醴,尔惟曲蘖”。据《礼记·月令》记载,“乃命大酋,秫稻必齐,曲蘖必时”后来也作为酒的代称。杜甫在《归来》诗中写道,“凭谁给曲蘖,细酌老江干”。苏拭在《浊醪有妙理赋》中写道,“曲蘖有毒,安能发性”。

曲生、曲秀才:这是酒的拟称。据郑棨在《开天传信记·曲秀才》中记载,“唐代道士叶法善,居玄真观。有朝客十余人来访,解带淹留,满座思酒。突有一少年傲睨直入,自称曲秀才,吭声谈论,一座皆惊。良久暂起,如风旋转。法善以为是妖魅,俟曲生复至,密以小剑击之,随手坠于阶下,化为瓶榼,美酒盈瓶。坐客大笑饮之,其味甚佳”。后来就以“曲生”或“曲秀才”作为酒的别称。宋陆游《初春怀成都》:“病来几与曲生绝,禅榻茶烟双鬓丝”。明代清雪居士有“曲生真吾友,相伴素琴前”的诗句。清代北轩主人写有“春林剩有山和尚,旅馆难忘曲秀才”的诗句。蒲松龄在《聊斋志异·八大王》一节中,也写有“故曲生频来,则骚客之金兰友”的词句。

三酉:酒的造字,《说文》:“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从水、从酉,酉亦声”,并说“古者仪狄作酒醪,禹尝之而美,逐疏仪狄;杜康造秫酒。”《说文解字》:“酉与酒训略同,本为一字”。隶书的“水”旁写成“三”,故“三酉”构成酒的隐语。明田艺衡《留青札。酒名》:“今人称酒曰三酉,皆言三点水加酉也。”周作人《谈酒》:“我既是酒乡的一个土著,又这样喜欢谈酒,好像是一定是个与‘三酉’结下了不解之缘的酒徒了。”

扫愁帚、钓诗钩:宋代大文豪苏拭在《洞庭春色》诗中写道,“要当立名字,未用问升斗。应呼钓诗钩,亦号扫愁帚”。因酒能扫除忧愁,且能钩起诗兴,使人产生灵感,所以苏轼就这样称呼它。后来就以“扫愁帚”、“钓诗钩”作为酒的代称。元代乔吉在《金钱记》中也写道,“在了这扫愁帚、钓诗钩”。

圣人:清酒之别称。《太平御览》卷八四四引三国魏鱼豢《魏略》:“太祖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以清酒为圣人。”《三国志·魏志·徐邈传》:“时科禁区酒,而邈私饮至于沉醉。校事赵达问以曹事,邈曰: “中圣人”。此处“中圣人”为酒醉的隐语。唐陆龟蒙《添酒中六咏》之五:“尝作酒家语,自言中圣人”。

素蚁:“浮蚁”、“素蚁”是指漂浮于古代酒浆中渣滓,状若蚂蚁,十分形象,借指酒。三国魏曹植《酒赋》:“或云拂潮涌,或素蚁浮萍”,晋张华《轻薄篇》:“浮醪随觞转,素蚁自跳波”。唐岑叁《送张献心充副使归河西杂句》:“玉瓶素蚁蜡酒香,金鞭白马紫游缰”。

醍醐:特指美酒。白居易在《将归一绝》诗中写道,“更怜家酝迎春熟,一瓮醍醐迎我归”。

天禄:这是酒的别称。语出《汉书·食货志》下,“酒者,天子之美禄,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疾”。相传,隋朝末年,王世充曾对诸臣说,“酒能辅和气,宜封天禄大夫”。因此,酒就又被称为“天禄大夫”。

忘忧物:因为酒可以使人忘掉忧愁,所以就借此意而取名。晋代陶潜在《饮酒》诗之七中,就有这样的称谓,“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虽犹进,杯尽壶自倾”。

昔酒:这是指久酿的酒。据《周礼·天宫酒正》记载,“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贾公彦注释说:“昔酒者,久酿乃孰,故以昔酒为名,酌无事之人饮之”。

贤人:浊酒之别名。唐柳宗元《从崔丞过卢少府郊居》:“昔药闲庭延国老,开樽虚室值贤人”。宋陆游《对酒》:“气衰成小户,醅浊号贤人”。唐杜甫《对雨书怀走邀许主薄》:“座对贤人酒,门听长者车”。宋王安石《春曰》诗亦有类似佳句:“室有贤人酒,门无长者车”。元吕止庵《后庭花。怀古》:“儒冠两鬓皤,青衫老泪多。满酌贤人酒,相扶越女歌。”

香蚁、浮蚁:酒的别名。因酒味芳香,浮糟如蚁而得名。韦庄在《冬日长安感志寄献虢州崔郎中二+韵》诗中写道,“闲招好客斟香蚁,闷对琼华咏散盐”。

醑:本意为滤酒去滓,后用作美酒代称。李白在《送别》诗中写道,“借别倾壶醑,临分赠鞭”。杨万里在《小蓬莱酌酒》诗中写道,“餐菊为粮露为醑”。

玉液:指美酒。南朝梁刘潜《谢晋安王赐宜城酒启》:“忽值瓶泻椒芳,壶开玉液”。唐白居易《效陶潜体诗》之四:“开瓶泻樽中,玉液黄金脂”。《警世通言·假神仙大闹华光庙》:“玉液斟来晶影动,珠玑赋就峡云收”。

酌:本意为斟酒、饮酒,后引申为酒的代称。如“便酌”“小酌”。李白在《月下独酌》一诗中写道,“花问、壶酒,独酌无相亲”。

对酒的谑称,隐语也有不少,如陶潜诗:“且进杯中物”,“杯中物”即酒也。“三酉”,言三点水傍一个“酉”合成“酒”。“般若汤”是和尚对酒的隐语,按佛教戒律和尚是不准喝酒的,嗜酒的僧人为避法禁,故呼酒为“般若汤”,语出《窦子野酒谱》,以“般若”禅语加一“汤”字,用以喻酒,颇具幽默感。

此外,对酒的美称、专称也有许多,如《抱朴子》喻美酒为“金浆太醴”,绍兴人喻酒为“福水”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